每日积累作文素材(时事篇)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

  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最近刷爆了朋友圈。该文出自深圳某杂志社主编罗尔之手。今年9月8日,他5岁的女儿罗一笑查出白血病,罗尔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记录一家人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文章发到朋友圈后,号称转发一次笑笑可以获一元钱的捐款,大家慷慨解囊,1天之内既筹集超过5万元!然而今天事情遭遇反转,首先是被质疑募捐捆绑营销,然后罗尔被质疑有3套房产,且医保已经覆盖大部分医药费。

  11月30日早上7点50分,罗尔发文感谢大家的关爱和支持:“目前为止,笑笑所需要的医疗费已经足够,请停止公众号赞赏和其他捐助,为笑笑祝福。”下午他本人承认自己确实有三套房。“深圳有一套房子,是我十多年前买的,目前我就在这住。东莞两套房子是去年为了投资买下的,总价值约一百万。但目前房产证还没办下来,因此无法交易。”

  11月30日下午,该P2P公司股东刘侠风称小铜人“转发一次捐款一元”共筹集30.6万元,P2P公众号打赏(目前已经停止)筹集10.1万元,刘侠风代收捐款2.5万元,罗尔的个人公众号打赏207万元,总计270万元已经远远超过医疗费50万元的预期,结余部分将发起一个以罗一笑命名的白血病方面的专项救治基金。

  关于住院费用方面,11月30日下午深圳市政府官方微信号“深圳发布”公布了罗一笑的治疗费用:截至11月29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而后期治疗费用会因为患儿病情发展而变化,对此儿童医院会贯彻“先治疗后交费”原则予以救治。

  “罗一笑事件”刷屏之初,就透露着过于强烈的营销策划色彩。它太不符合常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女儿患有如此急迫需要治疗的疾病,早就在忙乱地变卖财产谋求更好的医治,哪还有时间撰写文章,编排结构,调节情绪,一篇篇推送呢?更何况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P2P机构,以转发量为条件给予捐助。募捐就别打“转发一次捐一元”的诱导转发牌了,跟“XX看了会沉默,XX看了会流泪,不转不是……”是同个系列的煽动号套娃,这属于隐性道德裹挟。

  爱心的柔软度与敏感性往往是共生的。它越容易被唤起,就越容易被伤害。毋庸置疑,对一个爱女患癌、深陷苦楚的父亲,公众会生出“物伤其类”的本能悲悯。在那篇募捐文里,那个生活在童话里的小女孩,就击中了无数人的怜犊惜弱情结。

  但她的不幸激起的那股爱心清流,最终被一股浊流逼退。以煽情与煽动为双翼的炒作,让太多人一边感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边退回到“以后宁缺捐毋滥捐”的壳里。没办法,慈善容得下炒作,但容不得欺骗。缺了“真(真相和细节)”的善,也不是真的善。

  一个在北上深有房的人,为何不先卖掉房子,而是策划出这一个营销事件?募捐的起因,肯定是没钱,因此,一个“有三套房”的人,还有资格呼吁公众为自己患绝症的女儿捐款吗?这到底是疼爱女儿还是在消费女儿呢?

  募捐前先量力,哪怕是“卖文式募捐”,人多力量是大,口水也足以淹死人,不差钱就别募了。

  在网上,有“熟人”称罗尔有房产若干,而罗尔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了三套房属实,但两套在东莞的房产证还没办下来。无论如何,若家境殷实属实,那么即便是“卖文式募捐”,也得信守某种自觉:募捐前宜先量财力而为,若真的不差钱,在有大病医保等制度救济的情况下,个人给付部分能自担的,还去募捐或筹集善款,难免引来质疑。

  这个社会上有太多罗一笑,在网络求助平台上,那些求助者自己缺口大多都是几十上百万,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只有你身上有可供传播的故事,才能引起“病毒性传播”。

  然而,这种个人之间的相互救济,必将导致对个人道德进行更为严格审查:一个接受捐助的人,必须比普通人更干净。如果你曾经出轨,是否还有资格获得资助?如果你被曝光曾经去马尔代夫旅游,你的求助也会大打折扣。如果道德上有亏欠的人出来募捐,将陷入受到公众诘难的境地。最终,本来应该属于公共范畴的事情(医保或者慈善),演变为个人之间的道德拷问,而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将因一次又一次的道德战争而衰减。

  募捐正确打开方式还是通过慈善机构,以确保帮扶精准化和“应帮尽帮”,而不是让善款跟着聚光灯走,国内慈善机构也需要提振公信力。

  这个时代,不能变成没有“故事”都唱不出好声音、没有煽情套路就不能募捐的时代,不能让那些失声群体感慨“我跟被救济之间只差一个煽情故事”。而对募捐者来说,也请别弄巧成拙,别损坏人际信任的根基,诚意才是善心的保温箱。

  这两天,一名患白血病5岁小女孩父亲的手记刷爆了微信朋友圈。人们纷纷转发并主动为小姑娘捐款,然而社会大爱的温暖剧情却出现反转,女童父亲被揭家底儿丰厚却“卖惨”博同情,配合微信公众号营销。真诚和善良的一次次遭遇“套路”,唯利是图背后透支的是整个社会的信用。在传播边界日益消弭的互联网环境下,如何呵护善良不被猎取,是全社会面对的新考题。

  面对微信朋友圈里的熟人转发,人们往往更加缺乏免疫力。所以一篇千余字的文章能够在收获数十万阅读和点赞的同时,连续几天让多个微信公众号的打赏额达到封顶的5万元。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却遭遇剧情反转:接治女孩的医院证明,需自付的治疗费不过三万余元。而这名在广东有多处房产的父亲,却靠“卖惨”募集了数倍于自付费用的公众捐款。这岂能不让每一个献出爱心的人心寒?

  诚然,身患重病的孩子得到了帮助,这个温暖的事实让人们感到欣慰。但如果放任善良被肆意窃取变卖,博名、博利、涨粉儿,让大众一次次经历狼来了式的愚弄,最终恶果便是整个社会的信任被透支。这种社会信任的透支将导致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在怀疑中失去求生的最后机会。

  靠人们的善心牟利其实是一种精神“碰瓷儿”,甚至还带有道德绑架的色彩。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赞赏这类募捐的帖子成了“热心人”的入门证,而如果不转发,则会担心是否会被朋友贴上“冷血”的标签。即使有人对募捐故事的真实性心存疑虑,顾及朋友面子,也往往选择沉默。

  微信打赏的方式不属于“捐赠”的法律范畴。在互联网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近的今天,信息传播的范围越来越广、速度越来越快,每个人的善良也发挥着前所未有的作用。互联网捐助必须追求更多“程序正义”,因为善心不应该成为营销套路猎取的目标,“猎取善良”透支社会信用必须被叫停。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