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作为洛丹伦王国的王子,从出生的那一日起,就注定了其将承担巨大的责任。所以,从小,他就在父亲的安排,追随最伟大的矮人英雄穆拉丁·铜须学习武艺。在穆拉丁出色的调教以及良好的家庭教育地影响下,阿尔萨斯逐渐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王子。他善良、热忱、正直、勇敢……几乎具备了世人拥有的一切良好品质。

 

虽然,有的时候,他会表现出那么一点点的傲气,但作为未来王国的继承人,他几近War3中的阿尔萨斯完美。所以,他的父亲,洛丹伦的统治者泰瑞纳斯国王以及王国的臣民们不仅为有这样的王子而骄傲,更把振兴王国,乃至联盟阵营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在某种程度上,阿尔萨斯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自我,成为了一个被画上无数标记的符号。 随着阿尔塞斯的年龄不断增长,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承载的历史使命。这种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更为努力地锻炼自己。到此,他的对自己的人生价值基本上有了足够的认识。在无数人的影响下,王子的人生目标,就这样确立了。

 

也正基于上述原因,阿尔塞斯试图证明自己的愿望就变得十分迫切。恰逢此时,克尔苏加德正在洛丹伦王国兴风作浪。他散布的邪恶教义,蒙蔽了无数渴望幸福的人,并把他们改造成行尸走肉一般的天灾军团。天灾军团不仅危害了洛丹伦边境的人民,也动摇了整个王国的根基。在这种情况下,阿尔萨斯必须要站出来,并试图阻止这一悲剧地愈演愈烈。因为,这是他作为王子的责任,也是一次机会。 泰瑞纳斯国王同样不会放弃这个帮助自己的儿子树立威信,获取尊重的机会。但他还是作了一个谨慎的决定,就是要求王子去协助军队的统帅——光明使者乌瑟尔而不是去取代他。

 

现实历史中,这种做法也被经常使用。年轻王子的角色,应当是学习者。但,我们必须承认:对于一个怀有极高抱负且地位高贵的年轻人来说,谦虚是很难具备的品德。 开始的时候,阿尔塞斯还是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所以十分尊敬光明使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高气傲的王子开始发现身边的这位前辈竟然是如此的迂腐与保守。另一方面,天灾给洛丹伦人民造成的巨大危害也令阿尔萨斯痛心不已。强烈的责任心与历史使命感让阿尔萨斯对天灾恨之入骨。这种仇恨,也转化为一种强烈的欲望。 喜欢研究人性的朋友,都会有这样的认识:欲望能够给予人最大程度的动力。当某人在努力追求,满足自身欲望时,都会竭尽全力,甚至是背离自己的一些人生准则。

 

历史上,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胜枚举。阿尔萨斯此时便有了这样的征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出现导火索,就有可能使人迷失自我。

 

左右阿尔萨斯一生的事件也终于发生。阿尔萨斯与巫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一同开始研究一种致命的瘟疫,受这种瘟疫影响的人都变成了亡灵大军的士兵--这个亡灵军队实际上就是天灾军团。阿尔萨斯与吉安娜历经艰险 找到了散播这场瘟疫的通灵师克尔苏加德,并将其处死。但不幸的,散播了瘟疫的稻谷早已经运进斯坦索姆,所有居民都已被瘟疫感染,变成天灾军团的行尸走肉也只是时间问题。与此同时,带领骑士前来支援的光明使者乌瑟尔也已到达。眼瞧过深深敬爱着自己的子民,转眼间沦为丧尸傀儡,王子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子民白白献给给亡灵天灾。悲愤万分的阿尔萨斯下令对该城进行"大清洗",所有被感染的人 一个不留。

 

震惊下的乌瑟尔,怒叱阿尔萨斯。谁知阿尔萨斯心意已决,非但不听 还以洛丹伦王国王子的身份,解除乌瑟尔白银之手骑士团领袖的职位。吉安娜也不愿看着王子做如此之事,转身与乌瑟尔一同离去。玩过魔兽争霸 战役的人相信对这一细节都不会忘,吉安娜转身 王子以一个很细小温柔带着请求的声音轻唤:吉安娜... 吉安娜止步,却没有回头:对不起,殿下 我没法看着你这样。转身离去。   

 

王子只身带领部队杀进斯坦索姆,谁知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也已然到此 正在四处毁坏房屋,让无处躲藏的已感染了亡灵瘟疫居民 更快变成丧尸。为了阻止更多僵尸出现扩充天灾军团,阿尔萨斯与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开始了杀人竞赛,然而在屠杀过程中,阿萨斯极度压抑悲伤的精神状况让他对自己力量和信仰产生了怀疑,最后导致阿萨斯的精神最终因为内心太过于承重的压力而崩溃,从向往圣光的王子,逐渐变成渴求一切力量的复仇者。

 

为了向幕后主使梅尔甘尼斯理复仇(而实际上他只是燃烧军团安插在天灾军团内部的一颗棋子,授命引诱王子落入巫妖王的圈套),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智地说,他这样的行为在当时的环境下是可以理解的,同时也是合乎情理的。但光明使者乌瑟尔通过这件事,却发现阿尔萨斯胸中隐藏着强烈的复仇欲望。乌瑟尔气愤不已,并指责阿尔萨斯的行为是对圣光的亵渎,这也就成为压垮阿尔萨斯追求圣光的最后一根稻草。

 

屠杀完斯坦索姆的人,被仇恨和欲望蒙蔽了双眼的阿尔萨斯,受梅尔甘尼斯的挑衅,只身带兵前往诺森德大陆,欲杀梅尔甘尼斯复仇。在行军途中巧遇到了被亡灵大军围困自己的老师及挚友矮人穆拉丁·铜须。帮助矮人们暂时解围之后,阿尔萨斯得知矮人们正在寻找一把传说中拥有无限力量的符文神剑-霜之哀伤。得知此事,王子立刻就认为如果能得到此剑即可轻易化解在亡灵的腹诺森德孤军作战的险境,手刃梅尔甘尼斯 为洛丹伦王国死难的人民复仇。

 

于是,在阿尔萨斯的建议下,二人一同开始了寻找了“霜之哀伤”的历程。 可是在乌瑟尔的劝言下,泰瑞纳斯国王向阿尔萨斯发出了立刻回到洛丹伦的指令,阿尔萨斯的兵士们也非常渴盼回家。但是,阿尔萨斯已经被复仇的怒火冲昏了头脑,一心想要击败梅尔甘尼斯,于是他雇佣了当地的雇佣兵,秘密的将人类部队的船只全部摧毁了。摧毁完全部战舰后,阿尔萨斯立刻出卖了雇佣兵,他告诉愤怒的士兵们说,是这些异族把我们的船只全部破坏。并命令把他们处死。然后又告知大家,现在船只已经全部被毁了,只有拼尽全力一举剿灭亡灵天灾,才有生存的可能原地不动等待救援如同坐以待毙 ,以此激起士兵们的斗志。此时,王子已经被仇恨所扭曲。穆拉丁见到王子此举,于心不忍 好心劝说 但也被王子无视。 

 

War3中拿着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最终在冰川深处,王子与穆拉丁终于发现了冰封着的“神剑”。在剑前,神秘而古老的幽灵般的守护者出现,对王子说:停下 !王子:任何人都别想阻止我得到它!在幽灵被王子凌厉的攻击下散去的时候 它说:不,孩子 我是在保护你。这幽灵是什么人呢..我个人觉得他们是无数死于亡灵天灾的洛丹伦子民 凝成的。不忍见到为了他们复仇的王子堕入深渊。随后 穆拉丁也警告王子,此剑上有邪恶的诅咒 劝说王子不要拔。而王子 却说:为了死去的人民,无论什么样的诅咒 他都愿意承担。虽有毅然拔起了,受诅咒的“神剑”—霜之哀伤。拔剑之时,碎裂的冰片四处弹射 将穆拉丁击倒在地,昏死过去,当阿尔萨斯王子手中再次闪耀着圣光的力量想要救活老师及挚友穆拉丁时,霜之哀伤的光芒使他迷失了自我,他中断了复活的神圣法术,向霜之哀伤走去。

 

阿尔萨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从“霜之哀伤”那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然而,洛丹伦的王子阿尔萨斯却从那一刻起成为永远的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巫妖王的忠实奴仆,死亡骑士阿尔萨斯。拿起霜之哀伤的刹那,魔剑的力量就开始腐蚀阿尔萨斯的意志,巫妖之王耐奥祖通过魔剑不停的向阿尔萨斯传送他意志。

 

其后,死亡骑士阿尔萨斯重返洛丹伦,并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父亲,洛丹伦的国王—泰瑞纳斯,阿尔萨斯的圣光老师光明使者乌瑟尔在护送老国王骨灰的途中也一并被阿尔萨斯所杀(随着乌瑟尔的死亡白银之手骑士团也随之土崩瓦解)。

 

老国王的骨灰翁被阿尔萨斯夺取用于复活克尔苏加德,在巫妖王的指引下阿尔萨斯闯入肯瑞托魔法学院杀死了肯瑞托首席大法师,也是阿尔萨斯的魔法教师安东尼达斯,并夺取了守护者之书,由克尔苏加德召唤阿克蒙德。之后循着巫妖王的引领(歌词:感受冰封召唤的引领,寻内心深处的声音),解放冰封的巫妖王,在冰封王座底,他遇到的伊利丹,与生命中的劲敌展开决斗。

 

在打败伊利丹之后,阿尔萨斯登上冰封王座,解放了冰封的巫妖王。并戴上巫妖王的王冠,与巫妖王合二为一。 最后,新的巫妖王诞生了,阿尔萨斯坐在冰峰王座前。(歌词:夕阳逆洒作别曾经,寒风唤回梦醒。寂寞爬满到双鬓,握剑合十苍凉身影。一曲豪迈忠贞于亡灵) 但是从暴雪最新的CG中,巫妖王被打败了,提里奥手持灰烬使者把阿尔萨斯杀了。阿尔萨斯真正的解脱了,问了句:Father,is it over?之后又说了我的眼睛只能看到黑暗 之后死去了,而被巫妖王折磨的不成人样的伯瓦尔公爵也决定了为世界牺牲当上了新的巫妖王,把自己冰封了起来。

 

斯坦索姆 (好吧DK马我85第一次单刷就出了) 是不得不说的故事 不知道大家从时光之穴进入过净化斯坦索姆没有 有一个前序任务 让你搜集 被污染的粮食 城门口就是小阿 和吉安娜 我想大家已经知道斯坦索姆 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城里的居民使用了被污染的粮食 变成了僵尸 对于天灾的愤怒加上阿尔萨斯过于强大的求胜心理 使阿尔萨斯下令屠城 吉安娜阻止无用 最后离开了 阿尔萨斯 stsm也是阿尔萨斯有圣骑士变成死亡骑士的转折点 后来阿尔萨斯受到霜之哀伤的呼唤 把出了霜之哀伤 震死了 穆拉丁铜须 (山丘之王) 从此一去不复返

 

由以暴风城摄政王伯瓦尔·弗塔根公爵的联盟以及小萨鲁法尔的部落前线远征联军并肩作战,兵临天谴之门。巫妖王阿尔萨斯出场,用霜之哀伤轻松斩杀突进的小萨鲁法尔并吸走了他的灵魂。正在大战一触即发之时,却遭到了希尔瓦娜斯部下恐惧魔王瓦里玛萨斯的计谋设计,与之共谋的皇家药剂师协会大药剂师普特雷斯来到现场投出终于研制成功的瘟疫大杀器,无论亡灵还是生灵都统统杀死,即使强大的巫妖王阿尔萨斯也要受到很大的伤害,其兵力也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巫妖王最后不得不退回冰封王座。伯瓦尔·弗塔根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倒下,联盟与部落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最后红龙女王发现天谴之门毒性漫延的相当严重,若不加以平息,整个北裂境恐将成为一片死亡世界,便派出红龙以强大的龙息吐息焚烧天谴之门的瘟疫。

 

而伯瓦尔·弗塔根本人没死,但其灵魂无时不受到阿尔萨斯的侵害,他的身体也受尽瘟疫以及红龙火焰的摧残,已经形成亡灵的模样。此事也令联盟与部落之间就很脆弱的纽带郁郁破碎,加深两大阵营之间的隔阂。 天谴之门的任务我没做过 但是看视频了解大概 BL的带头大哥变成了ICC里的死亡使者萨鲁法尔  LM的大哥被巫妖王做成了壁纸






 

返回文章列表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8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