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十年》

 

 

魔兽世界,已经十年了。


十年前,我人在天津,读大一,18岁。

十年后,我人在北京,已经工作七年,28岁。


十年前,第一个号放在了森金,玩得是巨魔猎人。没过多久,整个服务器的人都叫我猎人的耻辱。

十年后,最近的一个号在燃烧之刃,玩得还是巨魔猎人。一上线就有人喊:“耻辱,刷本吗?”



十年前,学校里的网速令人发指;表面上的“一兆宽带懂你所爱”着实诱人,结果大家办下来后,发现这一兆的网速是整个宿舍楼的人一起共享。

十年后,家里的网速还凑合,号称百兆宽带,可以一边看草榴一边打WOW。

哦,我上草榴是为了看副本攻略……



十年前,公会第一次40人MC副本活动让我扬名立万:会长眼睁睁看着我娴熟的操作,一个暴击加上一个假死抵抗,瞬间团扑。

会长和我语重心长的说道:“那个,我们要开二团了,我想让你去当团长。你就别跟一团活动了,专心带好二团……哦,二团现在就你一个人。”

十年后,我上线,悄悄打字问团长:“团长,活动缺人吗?”

系统提示,说团长已将我拉黑。



十年前,公会的战士不远千山万水去了南方,为得就是见一眼公会的牧师妹子。

人家姑娘压根没见他,他只能在她家门口的网吧参加公会活动。

十年后,他带着她来到了北京找我喝酒。

“孩子两岁了。眼睛很漂亮,像他妈。”他给我看照片,很自豪。



十年前,几乎每个晚上我都会跟着宿舍的哥们一起去网吧通宵。

过了十二点,会有一对儿夫妇来卖炒米饭吃,5块钱一份,咸菜管够。

十年后,几乎每个晚上我都在电脑前写着文章。

饿了的时候,会叫一份麦当劳,只是打心眼里还是觉得当年的炒米饭香。



十年前,公会有个术士一身T2装备,站在主城门口耀武扬威。

十年后,我在主城门口看到了一个一身T3装备的术士,下马,对他敬了个礼。


十年前,公会的主力猎人为了能够准时参加活动,毅然决然去和女朋友分手。

要知道,当时团里好多人还没女朋友。

十年后,当他在单位加班时,他的老婆会替他上线,并且絮絮叨叨一下当年他闹分手的事情。

要知道,现在团里好多人还是没女朋友。



十年前,安其拉开门的时候,我们和联盟狠狠干了一架。

十年后,闲着没事,我们和联盟狠狠干了一架。


十年前,公会的法师妹子被人骗走了一张点卡,在语音里哭了出来。

会长立马去和姑娘点了交易,给了姑娘卖卡的900金,然后跟姑娘说:“哎呀他不是骗子,说是刚才掉线了,这不,让我把金币给你呢。”

姑娘破涕为笑。

十年后,我卖卡被骗了,欲哭无泪。

老大听说这件事之后立马跟我语音:“你是傻逼吗?啊?你说说你是傻逼吗?”

我泪流满面。


十年前,主城门口没有人愿意和我插旗,都觉得虐我胜之不武。

大家也奇怪,到底是我弱,还是我玩的职业弱。

十年后,主城门口还是没有人愿意和我插旗。

大家觉得,无所谓到底是我弱还是我的职业弱,反正就是弱。



十年前,我终于意识到我在PVE方面没有天赋,所以毅然决然开始苦练自己的PVP技术。

十年后,我终于意识到,我在PVP方面也没什么天赋。



十年前,我看了苹果牛的视频,觉得我靠,好屌。当时我就有一个疑问:你为何这么叼?

十年后,苹果牛带着我打了几把竞技场。当时苹果牛也有一个很委婉的疑问:你是傻逼吗?


十年前,我获得了“魔兽世界十大杰出玩家”。

十年后,大家都觉得那应该是一个安慰奖。



十年前,我第一次举办签售会,现场来了很多魔兽玩家。我意气风发带着大家喊道“为了联盟!”

签售会结束后,我被几个部落玩家堵在厕所里打。

十年后,我有幸去了VGL音乐会现场,作为上台嘉宾。我意气风发带着大家喊道“为了部落!”

音乐会结束后,我被几个联盟玩家堵在厕所里打。


十年前,老大就是我的会长。

不晓得为什么,我总觉得老大想打我。

十年后,老大还是我的会长。

我终于体会到,老大其实并不想打我。

他想弄死我。



十年前,公会的名字叫百人众。

老大说,如果公会能有一百个人,那该多好。

十年后,公会有了三个分会,分别叫百人众、百人眾、百人睪。

“最后一个,是睾丸的‘睾’吧?”我疑惑为什么三会的名字如此奇葩。

老大说,放屁,搞完的搞是“一个提手旁和一个高字,你以为我不会写吗?”



十年前,公会的小德形单影只在灰谷采药,被人守尸。于是他喊我去帮忙。

我立马骑着我的千金马前往灰谷,然后和小德一起被他们守尸。

十年后,公会规模空前庞大,三个分会将近三千人。前几天我在刀锋山被七八个联盟守尸,立马公会频道求援。呼啦啦,一下子来了五六十人。

然后这五六十人一边在天上聊天一边看着联盟继续对我守尸,时不时还叫好……



十年前,大家喜欢叫我冷血小宏宏。

因为那是我游戏里的名字。

十年后,大家喜欢叫我右右。

于是我把它改成了游戏里的名字。


十年前,我白天玩游戏玩得我直想哭;晚上记录下来身边朋友的事儿,直想笑。

十年后,以前的朋友们说看到我写的书了,直想笑;晚上我偶尔想起来他们,直想哭。


十年前,我玩了一个游戏,叫《魔兽世界》。

十年后,我玩着一个游戏,叫《魔兽世界》。


一转眼,十年。


 
上一篇:魔兽世界的怀旧服适合谁?
下一篇:纪念风一般的男孩,愿你在天堂幸福快乐

 


返回文章列表

 

 

常用网址导航

新浪 百度 腾讯 天涯社区 中央气象台
网易战网 多玩游戏 斗鱼直播 NGA 英雄联盟
学信网 蓝灯 天空下载 虎牙直播 医脉通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友链申请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9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