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风一般的男孩,愿你在天堂幸福快乐

  这是我在WOW中认识的一个男孩,3区自由之风的一个BL兽人战士:“部落之风”
  偶然的邂逅吧,当年我的亡灵小术士才18级的时候,正忙着给十字路口的药剂师送任务物品呢,看到了他,17级的兽人ZS,光着上身拿着斧头砍野猪人,彪悍的动作让我驻足。热衷PK的我,点了决斗,赢了。
  [部落之风]: 哥哥,你很厉害啊
  发送给[部落之风]: ……
  这样就算认识了吧,通过聊天,我知道了他才14岁。当我了解到他没有上学时很诧异,他沉默着也不做解释。我做了种种猜测,有好有坏,打断思绪,想想也真是无聊,别人的隐私乱探究什么,后来我也不再问他了。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他说这是他父亲告诫他的,也是他的座右铭。每天他上线时间比较固定,一般都在早上8点到10点,晚上7点到9点,或者有时候在下午也能看到他。我也挺奇怪,怎么像上班一样准时,我不可能天天上,但我上的时候在那个时间段一般都能见到他在线。要说宅吧,他每天上的时间倒也不算长。问他呢,他说他父亲不让他上太久,要休息。他喜欢和我聊天,可能是因为我比较耐心的缘故吧。他经常也提出一些匪夷所思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我也一直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可爱的新手WOWER来看待。例如,他有次问我小白是什么意思啊,被我猜中了,他因为找不到雷霆崖战场军官的位置被人这样说。我也专程飞到那里带他找到了NPC的位置。然而,尽管他问过我很多问题,但从未过多的打听我的真实情况。用他的话说,这是不礼貌的

  慢慢的,我和他熟悉了,也有了更多的了解。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我发现他的反应速度有时候比较慢,明显慢于常人,这不应该发生在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身上。我估计是因为做其他的事了吧,但问他他又说没有,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正常的,我并没更多深入的想。也因为他有时反应迟钝,装备一般,又是新手,因此经常组不到副本,就算有时组到了,也经常被人中途踢掉,并被骂为小白脑残之类的。更多的时候,他只是自己默默的做任务,一个人体验着艾泽拉斯大陆的沧桑。很多任务他也不知道怎么做,有时一个任务会卡上好几天,等我上线了教他才知道方法。他尤其喜欢观看WOW的风景,能完美溶入到BLZ所设计的宏大意境中。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对他额外有好感。多少玩家在无尽的装备无尽的诱惑面前迷失了自我,而他依然简单朴实。虽然进副本队伍老被踢,看到别人同级小号拿的蓝装羡慕不已,他也从来没有过多的抱怨。很多人都觉得坐NPC的飞行坐骑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是在浪费点卡,他却很喜欢坐在上面观看风景,他也做过一些在绝大多数玩家看来非常愚蠢的事,比如围绕东部王国和卡利姆多的海岸线游上整整一圈,就为了探索一些未知的地图。如果不是因为暴雪关于游泳地图的限制,即游远一点就会有“疲倦”的设定,继续前进会累死在海里,估计他会做到从卡利姆多游泳横穿到东部王国的壮举。

  尽管总的来说他玩WOW的时间比我多,但由于我是所谓的“老鸟”,也不会像他那样“浪费”时间,因此当我50多级奋战在安多哈尔的时候,他才37级。那天,他突然M我说,他很想要[血色指挥官之盾],他看见很多ZS都有,因为长到那么大,他从来没用过蓝装。我说好吧,于是组了个队伍带他去打血色,由于他捡东西比别人慢,设置为自由拾取时我发现别人抢的不亦乐乎,而他却根本拿不到多少东西,因此打BOSS时改回队长分配。当中也有人在抱怨“ZS你怎么装备全是绿的”“你怎么乱引怪不会拉”之类的,我说了我是在带他,不是刷队,觉得不效率的可以选择离开,也就没人多说什么了。带他刷了三次武器库和大教堂,出了锁甲肩、头、腿和盾,但是没出那个我想给刷到的“破坏者”,就是有时会很漂亮的旋转的双手斧头。时间不够我必须得下线了,因此不能带他继续刷。不过他仍然非常高兴,他说从来没拿到过这么多好东西。“哎……”我心里叹息。我也发现了他都快40级了居然还不会狂暴姿态,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姿态!因此再上时专门查了查资料,又带他完成了ZS的几个职业任务,拿到了“旋风斧”。

  在他眼里,我一直是个很资深的玩家。不过在他面前,我从来都摆不起来谱,他太纯,我都奇怪现在这个浮躁的世界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异类”,并且通过交往发现那绝不是做作出来的。他一直给我深深的忧郁感觉,我说你不够阳光啊,他只说哈哈。

TBC的脚步迟迟不来,很多玩家都离开了,要么AFK,要么去了台F欧F美F。他还是一如即往的坚持着自己的信念进行游戏,我慢慢也对他有了更多的敬意。他是什么时候到60的,我也记不得了,反正是在我已经基本全紫整天跟着ZG,AQL的G团赚钱或打战场的时候。他高兴的问我,是不是可以跟着我们下大副本拿紫装了,我只能说好啊,没问题。其实我知道凭他的装备意识和反应速度,就算组进团也肯定马上被T出去。他穿着我帮他买的勇气,貌似也比较知足。感到愧疚的是,我从来都懒得开G团,也从未成功的把他带进团队拿紫装,每天也就忙于跟着公会团MC,BWL,NAXX。他仍然在一个小号公会,没有任何活动,他倒是经常帮会里那些小号,做任务打怪给他们钱等等。他也不会真正要求我一定要帮他什么什么,最多只是问问。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但我发现他的记忆力下降了,反应也越来越慢,有时问他一件事半天没答复,或者答非所问,或者纯粹就忘了我问过他什么。某天我需要8个黑铁锭,AH只有两块,还是天价。买了后也不够,无意中聊给他时,他交易了我。哈,你怎么会有这东西?我问他。他说反正没事时候就带带别人下黑石深渊,采到的黑铁矿顺路就溶了,可以想象到一个ZS要弄这玩意的难度有多大。“我们一起升70哈”,他充满憧憬的说。我说好啊,他再强调“一定哦”,我说没问题。

  那时候,自由之风的LM是强势的,我记得当时比例是7:3吧。因此老牛一周被屠一次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野外杀一个LM会引来成批的对手。很多人对主城被屠已经麻木了,想杀就杀吧,当然也有人很多热血玩家拼死守卫萨尔、血蹄和女王,包括我,也包括他,很多次的徒劳并不能磨灭我们的坚持。“为了部落的荣耀!圣光并不会总是照耀你们!”。他并不喜欢打战场,也不喜欢野外PVP,小号我也没见他杀过,LM攻击他也会反抗,但技术和装备均不如人的他更多时候只能选择跑灵魂复活尸体后默默离开。要知道,阵营势力偏弱的一个ZS在野外有多累!也真难为他基本靠野外做任务升到了60

  在等待TBC的日子里,某一天,我发现他已经很久没上了,没有其他联系方式,好友名单里“部落之风”一直灰着。难道他离开了艾泽拉斯大陆么?我只能这样猜测了。终于,6月开了“风暴前夕”!CWOW玩家们以为终于马上可以征战外域了,不过还是等到了9月份。直到那时,还是没见到他上线,我认定他真的放弃这个游戏了。当我升到66级,已经在纳格兰时。他居然上来了,重逢的喜悦让我想告诉他很多很多事。他也很开心,而且这次他告诉了我一个秘密,彻底震惊了我!原来早在接触这个游戏之前,他就被确诊为患了脑瘤,并且是恶性的。这事没能瞒住他,但他却出奇平静。这些貌似都不该出现十多岁的孩子身上,他坚信医生和父母的话,很配合治疗。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身上总带着忧郁的感觉,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以前有时反应能力不及常人,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每天上线时间那么固定那么短……4月份他做了手术和头部伽玛刀治疗,因此休养到现在。“不过现在已经好啦!我们可以一起升70了!哈哈”他开心的说。

  到70后,一切如常,也就是老版本的翻新而已,当然内容更多了。我找到了新的属于自己的玩法,用各个职业的号打竞技场,想在残酷的竞争中证明自己。而他,仍然是静静的玩法。我也经常在闲暇时光,陪他穿梭于艾泽拉斯,用他的话说,他不喜欢外域的喧嚣。我们最喜欢呆的地方是凄凉之地的葬影村旁边的海滩,一起看潮涨潮落,观日出夕阳。

  然而,过了几个月后,我发现他又出现了以前的症状,而且日益严重。一丝不详的预感笼罩在心头,但我不愿意去想。终于有一天,在清醒的时间,他忧伤的告诉我,肿瘤复发了,可能还需要再次手术。我不知道上天为何对好人如此不公,我只能在心里为他不断祈求。“可能我有好长一段时间不会来了”。“我会等你的”。2008年8月13日,时间定格在这一天,他下了后就不见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无力,原以为可以在这个游戏纵横驰骋信马由缰,如今却感到透彻骨髓的失落。面对有些事,只能祈祷能有美好的结果。

  终于有一天,好友名单里“部落之风”亮了,几乎是狂喜。第一时间道了招呼,然而才知道,不是本人,而是他表哥。对方凝重的告诉我,他在两个月前已经离开了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离开了变换莫测的艾泽拉斯大陆,年仅16岁。我还了解到,征战诺森德也是他的遗愿之一,可是,再也不可能亲自完成了……无语凝噎,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无法再把游戏进行下去。尽管以后好友里“部落之风”也许仍然会经常时时亮起,但已经物是人非……

  再次进入游戏,选择那个陪伴了我几载的亡灵术士人物界面,沉重的输入“delete”进行了确认。也许,在如今无尽的征伐中,我们已经遗失了太多WOW中原本最美好的东西。“部落之风”,你无愧于兽人战士这个伟大光辉的形象。虽然,你不能像奥尔多高地上的“凯莉·达克”那样在WOW中永垂不朽,但至少,我此生此世都会永远铭记这个名字。

  风一般的男孩,愿你在天堂幸福快乐

 

返回文章列表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8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