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国王护卫者

一位名为“Plapla”的联盟圣骑士玩家挫败了这次攻城。当部落军团一路势如破竹地杀到铁炉堡国王的王座时,Plapla已站在国王的身前,手持一把名为“国王护卫者”的剑
,顶着头上成为靶子的标记,面对前方数十倍于自己的对手,喊出了《指环王》中甘道夫一人独对炎魔时的那句经典台词:“YOU SHALL NOT BE PASSDE!”

最后,部落的此次屠城并没有成功,主角Plapla所在的洛萨服务器阵营比例,对于联盟来说已是鬼服,并且此次的屠城组织者乃是在国服久负盛名的星辰公会,即使是部落的
勇士,也被Plapla的勇气和RPG精神所感动,事后,服务器的人都称Plapla为国王护卫者。

故事虽小,但却折射出我们许多失去的东西。或许,在不断演变的魔兽世界游戏中,许多玩家太过注重装备、金钱等而忽视了游戏本身的一种文化、乐趣,很多被我们遗忘的
美好的东西往往在大家不经意间被发现。如果你是这位骑士玩家,当你处在部落联盟比例严重失调的服务器,当你被敌方大军击杀多次的时候,是否还会执着的去跑尸体恢复继续
抵抗呢?如果当你是面对这位骑士的部落玩家,当你看到此情此景,是否还会继续这无聊缺乏荣耀的击杀?

附NGA论坛玩家原创文章一篇:

“愿激昂的心永不停息,愿纯洁的圣光永远庇佑我们的世界。”

“我的孩子,你真的要留下吗?”麦格尼?铜须的声音颤抖着,“我还是认为女人不应该参加这场战斗。你应该投降的,有普罗德摩尔的协议在,他们不会为难你这个人类的
。” 

他的王朝已经岌岌可危,铁炉堡外,数以千计的部落大军正在等待最后进攻的命令。 

矿道地铁和丹莫罗的通道已经被封死,就连魔法转移的通道也被亡灵巫师封锁了。而城中,除了数百矮人死士以及一个女性人类之外,再无活人。 

“除非我被从这里抬出去。”派派拉说,“我是一个圣骑士。” 

国王大厅的地板已经在微微颤动了。两人都知道这是牛头人的脚步声。敌人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啊……范达尔此时一定很羡慕我。”麦格尼突然说,“他**掉的时候可是众叛亲离,他的士兵们几乎全都背叛了他。”两旁的矮人士兵都沉默了。这句话基本等于宣布国
王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我想连德雷克塔尔都会羡慕你的……听说他死前只有两条狼与他共战。”派派拉说着,心不在焉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把简陋的剑,剑由两个相互重合的钩组成
,但是剑身中却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地板的颤抖越来越大了,甚至已经有一股巨魔的汗臭味传入国王大厅。矮人士兵都已经按照战术要求隐蔽起来了,一时间大厅上只剩下两个人。 

“那把剑……”麦格尼指着派派拉手中说,“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啊……我几乎都忘了,真是巧合。”人类笑了一下,“它的名字叫国王护卫者。” 

“是吗……是谁给它这个名字的?是你吗?” 

“不。卡拉赞的先知给了它这个名字,它守护千王之厅的国王。”

现在国王之厅的视野中已经能看到绿色的身影了,而且这种绿色的影子还在不断增加。 

“他们在集结部队。”国王说着,同样抽出了自己的战锤。“我可不是卖老,但是我这山丘之王的名头恐怕还是值得部落出动三四个整编团的。” 

“而我,和你的士兵们,将成为你最牢不可破的盾牌。以国王护卫者的名义!以圣骑士的名义!” 

“说得好!如果我们都活下来,我就给你这个称号……” 

一个看起来像是部落领导的萨满走进了房间,但是他却只看到两个人。他看起来是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坚决地把手一挥—— 

“来吧!You shall not be pass!”  
         

klz棋局掉落的这把剑 我现在还珍藏着  不仅仅好似因为这把剑的外形 也因为这个故事

 


上一篇:有一样东西,它比风剑更珍贵
下一篇:工会嫂子罹患恶疾,“魔兽”网友献真情
 

 

返回文章列表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8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