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反中有真情,又有几人懂?

本草明言十八反

半蒌贝蔹及攻乌

藻戟芫遂俱战草

诸参辛芍叛藜芦

上面的十八反歌诀,相信每个中医人都非常熟悉。草木有情,若是这些本草真的有了情感意识,Ta们会如何演绎这首歌诀呢……

十八反之只羡鸳鸯不羡仙,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这朵芍药花在这仙草园中长了近三百年,尚未修成正果,一直不得开放。


这一日,百花仙子将手中的一滴仙晨露洒在了它的头顶,它只吃了半滴,便开得娇艳欲滴,引得众仙驻足。那芍药旁边的一棵藜芦竟也铮铮将叶片舒展得旺盛了几分。


百花仙子欣喜地赞道:“这花开倒也新鲜可人。”


横空里一只手伸了出来,一把摘下了盛开的芍药说道:“仙子若是喜欢,尽可摘下来养在瓶里。”


芍药旁边的藜芦瞬间萎顿,叶片耷拉着失去了颜色。


百花仙子看了眼前的花和那株颓废的藜芦,叹了口气:“草本有本心,实在无须摘它下来!”


那摘花的手主人受了斥责,抖了抖手中的芍药,那半滴仙晨露飞离了芍药花瓣,正落在藜芦的叶子上。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原本是仙草园里的一株藜芦,寂寞的过了许多轮回的光阴。人间常说天上一天,世间一年,然我这千年万年的岁月,却如一天一样,周而复始。直到那一日,一株芍药被种在了我身旁。我伴着她一同生长了三百年,她仿若一个睡着的小姑娘,虽然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但每日清晨,我只要偷偷望上她一眼,便心生欢喜。


那一日她因得了仙晨露而开放得热烈灿烂,雪白如霜的娇颜,将这仙草园照得如同极昼之光,每一片花瓣都熠熠生辉,我只愿自己长得再临风一些,好衬得上她的美丽。我还未来的及向她问声安好,她便教人折了去,一时间我竟自断了茎脉,如死去一般。


她回头望了我一眼,将花瓣上的半滴仙晨露掷给了我,对我莞尔一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原来这三百年,她并不是一无所知的。


那半滴仙晨露渗入根茎的时候,一股力量由我心底冒了出来,如探入泥土的根系,发疯地生长。至夜深里,一个小仙官守在我身边说道:“藜芦君,还不快出来,老君爷唤你多时了。”


如此,我才知自己原本就是太上老君的徒弟,只因打翻了丹药受罚在此地已近万年。


我随小仙官走时,回望了一眼那株芍药,心中怅然无比。

 

宠极爱怜初,憎生妒忌余


仙草园里的规矩太多,要轻语慢动,不得嘶笑打闹。我未满五百岁之前,经常被仙子姑姑们教训。


“芍药,不可跑得这样快!”


“芍药,不可把碗顶在头上敲!”


“芍药,不可把清泉浇得到处是!”


“芍药,不可……”


姑姑们总是很严苛的,一点也不像那个人。


那个人总是对我和颜悦色,在我受罚时,他拿丹药喂我护体。在我关禁闭时,他在结界外说许多故事给我听。


他总说:“小白,你小时候很是安静的。”


别人都叫我芍药,唯他叫我小白。每叫一声,我心里便多一份专属的依恋。


我还是会时常闯祸,而他也不是时时能来仙草园。


这一日,细辛领我到值日仙官处,质问我是不是把清泉浇到黑观音莲上了。我仔细想了又想的确不曾去过黑观音莲那处,我虽然淘气,但也知道黑观音莲是极不喜水,所以只栽种在云顶之处。云顶不是我能爬得上去的,我资质尚浅,没有这样高的道法。但看着细辛绿黑的脸色,又不敢多言顶撞,硬生生地怂成一团。


看着仙官手中那株打焉的黑观音莲,我嘴里只吐出:“不是我。”


“不是你,能有谁?”细辛抓得我手腕生疼:“定是你贪玩,把清泉抛向了云顶。”


执法的仙官铁面无私,要我自己褪去仙根。细辛在一旁笑得很是开心,像一把刀剜着我的心。我们本是同门的师姐妹,她年长,我一向当她如亲姐妹一般。不知她竟如此恨我,我却一无所知原由。



隐隐惊雷晓,生死两茫茫


我站剔仙台上,头上是雷霆万钧的电母监刑,执法仙官手中的三昧真火闪着幽蓝的光芒,不由心中乱作一团,大叫道:“藜芦救我!”


我没瞧见细辛脸上闪过的冷笑,却见一袭青衫的藜芦穿过电光闪闪的云网从天而降,护在我的身前。


他回头望了我一眼,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才松了喉头:“还好,你没事。我刚赶回天界,才知你出了事。”


我这才发现,他一向整齐的巾冠竟有些零乱,脸上肌肉紧绷着,长舒了一口气后,他将手中捏紧的拳头缓缓松开,转身面对着执法仙官揖手说道:“还请仙官借步说话。”


头上的电母按捺住了吓人的云网,站在一旁看着藜芦与执法仙官浅谈。那细辛的一双眼始终停留在藜芦脸上,写满了不甘与嫉妒。这一刻,这五百年的岁月满过了眼前,原来我一直活在藜芦的宠爱里不自知,旁人有羡慕的,也有记恨的。便就藜芦生得一幅惹人的风流俊样貌,难怪细辛为之着迷。


不过一会,见执法仙官无奈地摇了摇头,又点点头。细辛一双怒目直射向我似要将我剔骨剜肉,她一转身飘向云外,不见踪影。


藜芦走向我,安慰道:“不要怕,我已与执法仙官说好,不会烧毁你的仙根。”


我冲他微微一笑,心下一松,知道有他在一切自然是好的,只是脚下仍飘虚无力。又想到那执法仙官定不会如此饶过我,问道:“那会如何惩罚我?”


藜芦对我坦然一笑,执着我的手说道:“莫惊慌,我与你一同受轮回劫。”


我还来不及阻止他,五束玄光便齐降在剔仙台下,后面跟着飞来的正是细辛。


“藜芦不可。”那五人齐声道。这五人正是老君门下得意之徒:人参、沙参、丹参、玄参、苦参。


藜芦握着我的手,不曾松开,转身道:“参兄们的来意,我已知晓。但我心意已决。”


我将手挣脱出他的手心,心中大恸:“傻子,我的事,凭什么要你来多事。你走,走啊!”


我一把推开他,反身跳下剔仙台。


这剔仙台本是行刑之地,一头连着电母的云网,一头连着执法仙官的三昧真火。跳下去的瞬间,万剑穿身之痛齐齐袭来,割着我每一份根茎叶,一颗灵丹从我胸口迸出,那一刻,我眼见一袭青衫即将飘落,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将灵丹用掌推出。我平常总是嬉闹撒水,这推掌的力道颇大,那色青影被灵丹推出若丈。有佛语凭空响起:南无阿弥陀佛!


我闭眼昏睡过去。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百草村的村花要出嫁,结果走到一半,被不知哪里跑出来的土匪给劫走了。据轿夫们说,劫持的人中有一人青色衣衫。


那人抱着新娘子唤道:“小白,这下你再也推不开我的手了。”


新娘子嘴角含笑道:“你不怕老君爷罚你烧锅炉么?”


那人说:“不怕,我只怕你消失的日子。”

 

他们说,凡间一年,天上一天。


他们说,人人都想修得天上仙。


他们说,飞升上仙必要渡轮回劫。


他们说……

 

那只是他们说。


而我只愿与你,共结连理枝,永世不分离。



 

中药十八反中记载:

藜芦反人参、沙参、丹参、玄参、苦参、细辛、芍药。

 

 

藜芦

中药名。

为百合科植物藜芦、牯岭藜芦、毛穗藜芦、兴安藜芦及毛叶藜芦的根及根茎。

具有涌吐风痰,杀虫之功效。

常用于中风痰壅,癫痫,疟疾,疥癣,恶疮。

 

别名:葱苒、葱葵、山葱、丰芦、蕙葵、公苒、葱菼、梨卢、葱白藜芦、鹿葱、憨葱、葱芦、葱管藜芦、旱葱、人头发、毒药草、七厘丹

 

入药部位: 根及根茎。

性味: 味辛、苦,性寒,有毒。

归经: 归肝、肺、胃经。

 

芍  药

中药名。

味苦、酸,气平、微寒,可升可降,阴中之阳,有小毒。

《神农本草经》中记载:味苦平,主邪气腹痛,除血痹,破坚积寒热,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气。

 


 
上一篇:常听到的“迟脉”到底是什么样的?此文带你读懂读通
下一篇:压力太大总失眠,5个妙方请收好!

 


返回文章列表

 

 

常用网址导航

新浪 百度 腾讯 天涯社区 中央气象台
网易战网 多玩游戏 斗鱼直播 NGA 英雄联盟
学信网 蓝灯 天空下载 虎牙直播 医脉通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友链申请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9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