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辨证赏析——真寒假热四例


中医是一门很难学好学精的学问,这一点大家都同意。区分一个医生医术高低的最主要一点,就是辨证准确。临床上,我们常能遇到症状颇具迷惑性的病患,真正的名医往往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准确辨明证型。

今天,给大家带来四例堪称经典的古代名医辨证案例,仔细研读,受益匪浅。


[例1] 

一妇年三十余,十八胎九?八夭。复因惊过甚,遂昏昏不省人事,口唇舌皆疮,或至封喉,下部白带如注,如此四十余日。或时少醒,至欲自缢,自悲不堪。或投凉剂解其上,则下部疾愈甚;或投热剂,或以汤药熏蒸其下,则热晕欲绝。脉之,始知为亡阳证也。急以盐煮大附子九钱为君,制以薄荷、防风,佐以姜、桂、芎、归之属,水煎,入井水冷与之。未尽剂,鼾睡通宵,觉则能识人。众讶曰:何术也?医曰:方书有之,假对假,真对真尔。上乃假热,故以假冷之药从之;下乃真冷,故以真热之药反之,斯上下和,而病解矣。续后再服调元气药,乃生二子。续后又病疟一年,亦主以养元气,待饮食大进,然后劫以毒药,吐下块物甚多,投附子汤三钱而愈。(《石山医案》)

评析:本例为下真寒上假热的格阳之证。“口唇舌皆疮”,乃格阳于上之假热也;“下部白带如注”,是肾阳虚甚,带脉失固也。案中虽未点出具体脉象,只云:“脉之,亡阳证也。”推想可能系沉微之脉。“假对假”是指热药冷服,即“热因寒用”应对上之假热:“真对真”,是指重用附子峻热之品以回下部阳亡之真寒。药后果病解矣。


[例2] 

表弟方健甫内,五十岁,辛丑患血崩,诸药罔效。壬寅八月,身热体痛,头晕涕出,吐痰少食,众作火治,辗转发热,绝粒数日。余诊之曰:脾胃久虚,过服寒药,中病未已,寒病复起。遂用八味丸料一服,翌早遂索粥数匙。再服食倍,热减痛止,乃服八味丸而愈。癸卯秋,因劳役忧怒,甲辰夏病复作,胸饱发热,脊痛腰疼.神气怫郁,或作内伤,或作中暑,崩血便血,烦渴引饮,粒米不进,昏愦时作,脉洪大,按之微弱。此无根之火,内虚寒而外假热也。以十全大补加附子一剂,遂食粥三四匙,崩血渐减。日服八味丸,始得痊愈。(《校注妇人良方》)

析:本例系妇人血崩,伴见身热体痛,辗转发热,烦渴引饮,昏愦时作,貌似热证,于是众医均作火热论治,以致寒药败胃,病情益剧。薛己根据患者误服寒凉药物的病史,更细察脉象,认为“此无根之火,内虚寒而外假热也”。一般来说,洪大之脉,多属火热之证,如《伤寒论》之白虎汤证即是。但按之微弱,则是虚寒之明征,也是病理症结之所在。据此,薛氏遂投八味丸、十全大补加附子温补之剂,竟得痊愈。如此复杂病情,辨证一寒一热,大相径庭;投剂一凉一温,判若天壤,其成败的关键,全在识得其中寒热真假,仰仗于医者之学识和经验耳。


[例3] 

李东垣治一人,目赤,烦渴引饮,脉七八至,按之则散,此无根之脉。用姜、附加人参服之,愈。(《名医类案》)

评析:目赤,烦渴引饮,脉七八至,看似阳热之证。唯东垣凭脉按之散,认定为无根之脉,遂用姜、附加人参。以方测证,颇类虚阳浮越的戴阳证。盖散脉乃脉来涣散不聚,《脉决汇辨》谓其“散为本伤,见则危殆”。戴同父又云:“散为肾败之征。”“肾脉本沉,而散脉按之不可得见。是先天资始根本绝也。”又脉贵有根,有根者,《脉诀理玄秘要》说得十分贴切:“盖人有尺脉,谓有元气,犹树之有根。”由是观之,本例脉散,尺脉已离散无根,显属肾阳式微,虚阳浮越,即《脉镜》所谓“阳虚不敛”之危象。姜、附、人参,乃四逆加人参汤意,功擅回阳救逆,故投之辄效。


[例4] 

石开晓病伤风咳嗽,未尝发热,自觉急迫欲死,呼吸不能相续,求余诊之。余见其头面赤红,躁扰不歇,脉亦豁大而空。谓曰:此症颇奇,全似伤寒戴阳证,何以伤风小恙亦有之?急宜用人参、附子等药温补下元,收回阳气,不然子丑时一身大汗,脱阳而死矣。渠不以为然,及日落,阳不用事,愈慌乱不能少支,忙服前药,服后稍宁片刻,又为床侧添同寝一人,逼出其汗加雨,再用一剂,汗止身安,咳嗽俱不作。询其所由,云连服麻黄药四剂,遂尔躁急欲死。然后知伤风亦有戴阳证,与伤寒无别。总因其人平素下虚,是以真阳易于上越耳。(《寓意草》)

评析:戴阳一证,其病机为下焦虚寒,阳气浮越于上,反见面红目赤、躁扰不宁等症状,其脉多沉微或浮大而空。本例见症,与此正合。故用回阳救急、引火归原的参附汤加味而化险为夷。原案胡卣臣评曰:“戴阳一证,剖析精详,有功来学。”确为至当之语。

 


 
上一篇:流感来势汹汹,中医几招教你未病先防!
下一篇:通便、调经、健胃、定喘……常用膏方自己做!

 


返回文章列表

 

 

常用网址导航

新浪 百度 腾讯 天涯社区 中央气象台
网易战网 多玩游戏 斗鱼直播 NGA 英雄联盟
学信网 蓝灯 天空下载 虎牙直播 医脉通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友链申请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9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