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一药虽简单,用活用准却不易——专业解读杏仁用


当前探讨《伤寒论》用药,已经形成一种习惯方式:或将某药的种种证治一一归纳罗列,或将某药与他药的配伍一一归纳罗列。此种方式,固然可取,但缺少分析,使人读后有一种述而不作的感觉。这是研究思维未能进入推理阶段的缘故。

杏仁一药,虽然平易,但药理、治理未逮之处甚多,今天,我们就来谈一谈关于杏仁用法的体悟——

《伤寒论》中用杏仁达10方(次),归纳其治有四种:

①解表(麻黄汤类);

②平喘(桂枝加厚朴杏子汤、麻杏甘石汤类);

③通便(麻子仁丸);

④利水(大陷胸丸、麻黄连轺赤小豆汤)。


这里存在两个问题:

一者,杏仁为何一药而具四种证治?

二者,杏仁能解表吗?


我们先辨析第二个问题。

麻黄汤是解表方,但方中杏仁却非解表药。那么杏仁于此方的作用是什么呢?

所有注家包括教科书皆云“平喘”,这是自古至今的统一认识。所以,在麻黄汤主治或治则上,除辛温发汗外,总要加上“宣肺平喘”一条。但问题是,“喘”对太阳伤寒证来说(或风寒表证)并非主症、常见症,《伤寒论》原文也只第35条提出“无汗而喘”,验之临床,风寒表证见喘者也比较少。这就带来了问题:喘既非麻黄汤证的常见症,那么麻黄汤中杏仁的“平喘”之功岂不是无用武之地?这种无的放矢的解释怎能令人信服呢?可见,杏仁在麻黄汤中究竟是何作用,尚须深入探求。

清代医药学家邹澍试图从麻、杏的配合上阐明其理,他于《本经疏证》中说:“麻黄杏仁并用,盖麻黄主开散,其力悉在毛窍,非借杏仁伸其血络中气,则其行反濡缓而有所伤。则可谓麻黄之于杏仁,犹桂枝之于芍药。”杏仁何以能“伸其血络中气”?见解虽然比较独到,未免有些玄说成分。但把麻、杏视作“犹桂枝之于芍药”,却是不凡。

麻黄汤的配伍中,麻黄与桂枝是相须而协力,麻黄与杏仁却是相反而相成。麻黄味辛,宣肺主升散;杏仁味苦,肃肺主降下。可知,麻杏配伍,一宣一降,主调肺气。肺主皮毛,通卫气,风寒之邪侵袭肺卫而为病,麻黄宣卫开表发汗,必借肺气之宣降出入有常。由此推论,杏仁之于麻黄汤,有喘则宣降调肺以平喘,无喘则宣降调肺助解表,体现了一种从本求治的治疗思维及整体求治的配伍思路。专于平喘的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及麻杏甘石汤,杏仁的用量为50粒;而不专于平喘的麻黄汤,杏仁竞用达70粒,这种反常的药量就体现了杏仁的整体调肺解表的作用。当然,杏仁并非表药,它之所以能起到解表作用,是在与麻黄配伍的基础上,通过调节肺气间接使之。离开了这种特定的情况(风寒袭肺卫、与麻黄配伍),杏仁也就不存在什么“解表”功能,体现了中药“用”的科学与奥妙。总之,简单地以“平喘”解释麻黄汤中的杏仁作用,就淡化了麻黄汤的配伍意义。

杏仁与麻黄配伍,除麻黄汤外,还有麻杏甘石汤与麻黄连轺赤小豆汤,前者宣降调肺以平喘,后者宣降调肺以治黄。可惜的是,麻黄连轺赤小豆汤因为麻黄、杏仁的运用,伤寒注家及教科书均认为其治属于阳黄兼表证,将此方开鬼门以退黄的组方配伍特点给抹杀了。


杏仁具有四种证治,与其本身的特征有关。杏仁,论部位,属上焦药;论脏腑,主入肺经;论气血,偏走气分。味甘而不燥,正应肺金之体;味苦而性降,正合肃降之用。一言以蔽之,杏仁主降肺气。即《神农本草经》“下气”之谓也。解表、平喘、通便、利水四种证治,皆根于此。喘家作或肺热作喘者,用之降肺气以平喘;脾约证大便硬者,用之降肺气以应大肠,下津液以润大便;结胸证水在上部者,用之降肺气以调水道,气降则水饮亦降。以上治法,既提示脏腑相应之机,又体现下病上取之治,且寓示气机升降之理。一味杏仁,一旦用活,奥义无穷。


综上所述,杏仁在六经病证治中的种种功用,无不与其入肺经、降肺气的性能归经密切相关。抓住这个精髓,就会较深刻理解仲师用杏仁的旨义,就可以于临证中用活杏仁。

 


 
上一篇:经常抽筋真要命,抽筋仅仅是因为缺钙吗?
下一篇:中医至理名言30句:养身,养心,养生!

 


返回文章列表

 

 

常用网址导航

新浪 百度 腾讯 天涯社区 中央气象台
网易战网 多玩游戏 斗鱼直播 NGA 英雄联盟
学信网 蓝灯 天空下载 虎牙直播 医脉通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友链申请       商务合作        Copyright © 2019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