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最经典的7副对联,洞见真正的大智慧

《红楼梦》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说作品 ,《红楼梦》的作者用一部小说,告诉世人“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把假的当作真的,时间久了假的就被认为是真的了,真的就成为假的了。把一无所有当作应有尽有,那么你所有的东西就和没有了一样,都是空的、虚幻不实的。这句话充满哲理,有禅意,又有辩证法的思想。


浅显的说就是人不能太执着,不能泥于规则不思变通,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事情都有正反面,应该相对的看问题。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智通寺”门联


身后有余,身后指死后,身后有余指死后所聚财富还有剩余。忘缩手,是对贪得无厌者的形象描绘。


这副对联语浅意深,写的是身后已有余财还不罢休,直到碰得头碰血流才想到回头。它的深层意思在于联中的“忘缩手”“想回头”词义深远。


《红楼梦》第二回中借对智通寺的环境描写和贾雨村所想把这层深意表现出来,说:“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我也曾游过些名山大刹,到不曾见过这话头,其中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这是对贪得无厌者的入木三分的描写。


其次,该联为贾雨村所见所思,联系他的宦海沉浮,也是对他以后仕途提前给予的一个严重警告。另外,对联是对破寺老僧的荒凉之境的点缀,实际上是宁荣二府未来衰败之境的暗示,是《红楼梦》主要人物贾宝玉暮年图景的预兆。


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宁府上房联


这副对联对仗工整,文辞精美,言简意赅,意味深长。所讲修身处世之法,如果把它从《红楼梦》这部小说中的具体情节中抽出来,单独予以品味,并把人情世故提升为一门交际学问来研究,则大有文章可做。


人作为社会动物,能够了解规则,看透表象,洞悉日常的种种伪饰与虚假,自由的穿行在城墙间,确实是种令人羡慕的大智慧。但拔高了讲,那只是一种无所改变的消极适应,是种小乘智慧。


而大乘般若,不是鱼翔浅底,而是飞龙在天。这副对联不能不说是千百年来人们凝聚成的处世哲学的形象概括。由此,我们可见曹雪芹的高明之处。


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笼人是酒香


——秦氏卧房题画联


画上题联,联须紧扣画意。上联意为春寒轻微,春睡沉沉,锁于梦乡;下联道是人被酒的香气所吸引。这里将画与对联艺术的有机结合,正是我国对联艺术与绘画艺术的优良传统。


对联与画结合常有烘云托月、画龙点睛之妙。且着这副题画联与画和室内的陈设是何等的相辅相成。


这副对联不仅对仗工整、平仄合辙,更为重要的是:用在秦氏卧房,起着点明卧室情景的作用,创造了一种不可或缺的艺术情思和氛围,突出和渲染了所描写的特定人物和环境。


绕堤柳借三篙翠

隔岸花分一脉香


——荣禧堂联


上联写的是波光澄碧,似是借来了岸柳的翠绿;下联道的是水质芬芳,好象这一脉之水,分得了隔岸的花儿香气。


这副对联是写“水”的,但妙在不着一个“水”字,全是借“绕堤”“隔岸”去反衬出溪水;借“三篙”“一脉”反衬出“水深”“溪形”,把水色、水质、四周环境氛围糅合在一起来写,构成一幅柳映溪成碧、花落水流红的极富诗意的画面,怪不得赏景的众文人称赞不已。


座上珠玑昭日月

堂前黼黻(f fú)焕烟霞


——荣禧堂联


座上人的言谈字字珠玑,文雅高尚,进入堂前的人都身着华服,气度不凡,如焕发出仙气云霞般。


这副“荣禧堂”中堂对联,上联称座中所佩的珠玉,发出的光彩可与日月同辉;下联言堂中人所穿的官服,其色彩如云烟似彩霞,可见贾府的豪华显贵确实到了顶点。


这副对联就是对这个“钟鸣鼎食”之家最为生动形象的描绘,这是紧扣着《红搂梦》对荣府的显赫荣耀的社会地位所设置的艺术妙笔。


全联对仗工整,立意优雅,文辞佳丽,形象地刻画了达官贵人所追求的情趣和世界观,是为《红楼梦》创作主旨服务的佳品。


宝鼎茶闲烟尚绿

幽窗棋罢指犹凉


——潇湘馆联


联言宝鼎不煮茶了,屋里还飘散着绿色的蒸汽;下联称幽静的窗下棋已停下了,手指还觉得有凉意。这绿色的蒸汽,显然是翠竹的遮映所致;这凉意,也是因浓荫生凉之故。


可谓视角形象与触觉感知二者俱兼。联中的“茶闲”“棋罢”用得绝妙,吟诵此联,由景及情,由物及人,那种闲情逸致之情态,似映入眼帘。


此对联影射黛玉,赞其幽美清丽。“指犹凉”也暗示出黛玉最终的悲剧结局

 

 

返回文章列表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8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