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唯独我知道邓丽君还在人间

 


 


《甜蜜蜜》邓丽君


 


邓丽君与林青霞  匆匆那年



女人如花。一朵形单影只,两朵相得益彰。


林青霞:这些年她经常在我梦里出现,梦里的她和现实的她一样——谜一样的女人。奇妙的是,在梦里,世人都以为她去了天国,唯独我知道她还在人间。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因哮喘病发在泰国离世。在邓丽君42年的生命中,许多男人都与她有过一段浪漫回忆。可是真正走入她心里的女人,大概只有一个,那便是林青霞。


缘——邓丽君是学姐,林青霞是学妹。


1953年出生的邓丽君与1954年出生的林青霞同为台湾外省人,父亲都是军人,更巧的是,两人都在私立学校“金陵女中”读书。邓丽君是学姐,林青霞是学妹。



邓丽君与林青霞


9岁便出道的邓丽君,在年幼时自然无法兼顾学生与歌手这样的双重身份。在学校的重压之下,她被迫退学。很快,“娃娃歌手退学”一事便在校园里传的沸沸扬扬。从那时起,邓丽君就走进了林青霞的生活。


两个女孩儿,一个唱歌,一个演戏,互相熟识了起来。


那时在林青霞的生活中,邓丽君已经是明星般的存在。一次她专门跑去看邓丽君的演唱会,可却一直被几个男人盯着看,导致兴致全无。谁知,那几个男人正是发掘她的星探,就这样,林青霞踏上了改变她一生的演艺之路。




两个女孩儿,一个唱歌,一个演戏,渐渐的有了共同的朋友,也互相熟识了起来。那时的琼瑶热,使得“二林二秦(林青霞、林凤娇;秦汉、秦祥林)”格外红火。而邓丽君也常常会为琼瑶的影视作品献声。


林青霞旧爱秦祥林,对邓丽君一见倾心了。


当时主攻日本市场的邓丽君难得回台北一次,便去探望正在拍戏的林青霞。那时,林青霞与秦祥林走得很近。三人便一起开心的去吃宵夜了。秦祥林在那天格外的热情,也许在这个善于讨女孩欢心的“花花公子”心中,他对邓丽君一见倾心了。




林青霞与秦祥林

 

此后,秦祥林和邓丽君常有往来。邓丽君会在秦祥林生病住院时特意去探望他,秦祥林也常常去邓丽君的录音棚听她录歌。还有一大票的海外通话账单都说明了二人关系很亲近。而这时的林青霞,也渐渐察觉到了什么...


裂痕?两人在同一家酒店相遇,却擦肩而过...


一次林青霞受邀去巴黎为一部戏剪彩,秦祥林说他也要去巴黎,两人便相约在那里见面。可是到了巴黎之后,林青霞等了他一周都没有出现。当林青霞回到台湾,却在报纸上看到秦祥林与邓丽君一起去巴黎的新闻。


两个女人之间如果插进来一个男人,事情总会变得复杂起来。此后,林青霞与邓丽君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形同陌路。一次两人在同一家酒店相遇,却擦肩而过...


注:在一次林青霞的访谈中,她也提到此事:


“当年秦祥林追求我,但大家尚未开始拍拖。有次我要飞巴黎工作,他表示会飞来,于是相约在巴黎见。足足等了一星期,他也没有出现,唯有独自离开飞英国。后来看报道才知他有去巴黎,不过是跟邓丽君一起,我没有介意,因为那人是邓丽君,而且我没答应他追求呀!”;


“之后有一次见到邓丽君,但因为当时有记者在场,我对着记者很害羞,于是走开去另一边,没有跟邓丽君打招呼,没多久传出我们有心结。之后邓丽君说我好像怕了她、避开她,我很难过。”


对于邓丽君来说,友情更加重要。


林青霞的冷漠让邓丽君一度难过。她试图像她解释二人并没有相约去巴黎,只是碰巧遇见。此后,邓丽君刻意疏远了秦祥林,就连八卦的娱乐记者都找不到一丝蛛丝马迹。显而易见,对于邓丽君来说,友情更加重要。



1979年,“假护照”事件将事业如日中天的邓丽君推向谷底。高处不胜寒。看尽了人情冷暖,她决定飞往美国,开始新的生活。


同样也是1979年,林青霞因为没有入围影展而受到了冷言冷语,她病倒住院,加上她与秦汉纠结的恋情始终无果,她也去了美国。


“如果我的男朋友移情别恋,而对象是邓丽君,我绝对不会介意”


1980年,听闻林青霞来到美国,邓丽君主动给她打了电话,从洛杉矶开车到三藩市和林青霞一起逛街。临出店门,邓丽君叫林青霞等她一下。原来她是去给林青霞买了一瓶香水。


 


邓丽君、林青霞和亲友的合影


一瓶小小的香水,却深深打动了林青霞。邓丽君的真诚让林青霞发自内心的欣赏她:“如果我的男朋友移情别恋,而对象是邓丽君,我绝对不会介意”。


好的朋友,会让你找到自我


在巴黎的时光,使邓丽君与林青霞的友谊迅速升温。曾经的裂痕不复存在,更多的是两人互相带给彼此的更好影响。


一次林青霞与邓丽君在香榭丽舍大道喝咖啡。晚上便去了法国的LaTourd’Argent餐厅吃招牌鸭子餐:


记得那晚我和她都精心地打扮,大家穿上白天shopping回来的新衣裳。


我穿的是一件闪着亮光的黑色直身Emporio

Armani吊带短裙,颈上戴着一串串Chanel珠链。


她穿的那件及膝小礼服,虽然是一身黑,但服装款式和布料层次分明:下摆是蕾丝打褶裙,腰系黑缎带。特点是上身黑雪纺点缀着许多同色绣花小圆点,若隐若现的。


最让我惊讶的是,她信心十足地里面竟然什么都不穿,我则整晚都没敢朝她胸前正面直望。


我们走进餐厅,还没坐定,就听到背后盘子刀叉当啷当啷跌落一地的声音,我想,这侍应一定为他的不小心而感到懊恼万分。她却忍不住窃笑,“你看,那小男生看到我们惊艳得碗盘都拿不稳了。”



邓丽君的口袋里总是装满了一两百法郎的纸钞,当做小费用。有时林青霞看她给得太多,换些五十的给她,她都坚决不要。在餐厅吃饭,听到钢琴师演奏美妙的音乐,邓丽君也会亲自送上一杯香槟酒,还会对他赞美几句。



邓丽君与林青霞共进晚餐


邓丽君还经常教林青霞唱歌。她会给林青霞放自己录的卡带,很认真像她解释如何运用舌头、喉咙和丹田的唱法令歌声更圆润。对于没有音乐细胞的林青霞而言,虽然听不懂也分辨不出和之前唱歌有什么不同,但却对她追求完美和精益求精的精神深感敬佩。


两位女神裸泳,快乐的互相拍照,那是最美好的时光。


而对于邓丽君来说,林青霞也让她改变了许多。



邓丽君与林青霞的泳装合影


1990年,邓丽君与林青霞一起在海滩晒日光浴。林青霞就怂恿她一起裸游。一开始邓丽君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看到林青霞脱下内衣,毫无顾忌的样子,自己也受到感染,卸下防御心放纵的游起来。沙滩上两人快乐的互相拍照,那是最美好的时光。


此后,邓丽君活得更加洒脱了,她剪掉了披肩长发,梳起了短发,她更喜欢这样的自己。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结束了巴黎的快乐之旅,邓丽君与林青霞一起坐飞机回到香港。临别时,林青霞问邓丽君孤身一人在外,不感到寂寞吗?


但邓丽君却说:“我不像你那样命好。算命的说我注定要背井离乡,这样对我比较好。”


没想到这一次离别,却再也没有相见。


1994年,林青霞大婚。她四处寻找邓丽君不见踪影。



林青霞与邢李


在我结婚当天,多想把手上捧着的香槟色花球抛给她。因为我认为她是最适当的人选,我想把这份喜气交到她手上,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由于邓丽君过早使用了大量的劣质化妆品,不到40岁的她如果不经修饰已经无法见人。后来她遇到了摄影师Paul,开始了一段浪漫的姐弟之恋。而她听说林青霞结婚,也是通过Paul才知道。



邓丽君与男友Paul


林青霞婚后不久后,接到了邓丽君打来的电话:


“你在哪儿啊?我想把花球抛给你的......”我一连串说了一大堆,她只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我在清迈,我有一套红宝石的首饰送给你。”那是我和她最后的对话。


接到邓丽君离世的电话,林青霞几度无法相信:那个长着娃娃脸、洒脱爱笑的邓丽君,拍照爱摆剪刀手的邓丽君,永远的离开了。


二零一三年来临的前夕,我在南非度假,因为睡不着,打开窗帘,窗外满天星斗,拱照着蒙上一层层薄雾的橘色月亮,诗意盎然,我想起了她,嘴里轻哼着“月亮代表我的心”。她突然的离去,我怅然若失,总觉得我们之间的情谊不该就这样结束了。

——林青霞


二十年过去了。这些年,林青霞还会梦到邓丽君。“梦里的她和现实的她一样,谜一样的女人。奇妙的是,在梦里,世人都以为她去了天国,唯独我知道她还在人间。”


还好,我们还有邓丽君留下的老歌。每一首,都承载着一段美好的回忆。最后,让我们以一首王菲演唱的邓丽君生前未完之作《清平调》来缅怀对邓丽君的思念: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 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 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阑干


 

 

返回文章列表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8 虎味男爵的博客 版权所有